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相似吗?

[Copy link]
see3430 | reply7 | 2021-10-9 20: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ing mode
这个问题……实在忒大了,写成概述性论文都不为过 -_-||
这里涉及至少两层问题:(1)如何定义“相似”;(2)我强调过几次的“哪个”的问题——Which Arabic?Which Hebrew?
对于第一点,我没有看到题主的问题详情说明,但下面答主有涉及互通度的。虽然互通度在很多地方被认为是所谓语言和方言的界线,但我个人一向认为互通度是个并不靠谱的概念,而且很可能因人而异。油管子上有一个up主专门邀请不同闪语的母语者,两两一组,一方用他设计的词义字条,用自己的母语说出单词,然后让另一方来猜词义,如此反复;up主特意选择了闪语同源词,甚至诱导双方意识到一些对应关系,给双方造成“啊原来我们的语言基本上一样!啊看来我不用怎么学就能会你的语言了!”的印象。
对于第二点,“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是两个巨大的模糊概念:希伯来语的记录,从早期铭文,到圣经辅音文本、到添加元音点符、到中世纪拉比希伯来语、最后到现代复兴,整体经历了长时间的历时演变。阿拉伯语,从早期古代北阿拉比亚铭文中记录的阿拉伯语和转写文本中就可见异于后古典阿拉伯语的一些特征,而阿拉伯传统语法学家在最早的田调中就记录了不同的讲阿拉伯语的部落的语言是存在差异的,古兰经同样存在体现语言差异的不同诵读传统。我虽然针对希伯来语强调的是历时演变,但同样,阿拉伯语材料体现的方言性差异,也必然存在于希伯来语中。因此笼统地讨论“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是存在很多陷阱的。
以下简单基于上述,提几点相似性。完全没有任何翻译的阿拉伯“方言”词例直接引自歌词:
一、语音
(1)元音体系
所有强调阿拉伯语三元音音位体系的说法,都需要定义Which Arabic的问题。三元音音位(各分长短)的体系仅适用于古典阿拉伯语和现代标准阿拉伯语,连古兰经阿拉伯语都有线索指向存在超过三元音的体系。而希伯来语所谓的五元音音高音位体系,也仅适用于现代希伯来语。从历时音变反推,希伯来语最初的元音体系是音长体系,这一点和多数阿拉伯语变体中存在的音长体系是相似的。而大多数阿拉伯语变体中超出三元音体系的eo音位同样是和希伯来语中的半开/半闭音位的局面相似。现代阿拉伯“方言”中呈现出的一些朝向音高体系转变的特征,也和马索拉点符体现的希伯来语向音高体系转变的特征相似。
(2)辅音音音变
古典/标准阿拉伯语“标榜”的存古性之一就是保存了原始闪语的一些音位,其中就包括齿间音音位*θ、*ð;希伯来语中,后者与z合并。而这一点,广泛存在于诸多阿拉伯“方言”中,甚至影响阿拉伯母语人的标准阿拉伯语口音。有埃及外教的学生大概都听过外教非常模糊的/ð/,甚至直接用[z]。其实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原始闪语*g,该音在现代标准阿拉伯语中成为了/dʒ/,但埃及阿拉伯语城区方言中/dʒ/的体现为/g/——当然这个g并不只是埃及阿拉伯语的独有特征(同样见于也门阿拉伯语和阿曼阿拉伯语的部分方言)。因此在类似的重合情况下,辅音音变方面希伯来语和阿拉伯“方言”相似。
(3)插音
按照马索拉点符的元音,希伯来语中广泛存在处理辅音缀的插音现象:נַעַר naʿr > naʿar。插音现象在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仅适用于辅音缀的共时调整:ﻣﻦ ﺍﻟﺼﻴﻦ min ṣ-ṣīn-imin-a ṣ-ṣīn-i等,该规则同样存在于阿拉伯“方言”中,比如歌词中的b-ʿomr-i d-dini。但在阿拉伯“方言”中,和希伯来语相似的现象广泛存在,但并不统一,于是同源词naʿl-un会在埃及阿拉伯语开罗方言中呈现naʿl的形式,但在沙特阿拉伯语鲁瓦拉方言中呈现naʿal的形式(即naʿl > naʿal),而鉴于本身naʿl的发音就可能在辅音缀之间存在类似元音的成分,找一个开罗人和一个以色列人,让他俩互相猜发音为naʿal的这么个词的话,就出现“啊我们都有这么个表示‘鞋’的词而且读音基本一样”的情况。
(4)非重读短元音弱化(删除)
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的均匀分布的短元音在阿拉伯“方言”中是饱受各种弱化和删除的“威胁”的,而非重读短元音的弱化和删除是马索拉点符体现出的希伯来语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特征——可参见点符שוא נע以及各种חטף点符。非重读短元音弱化为央元音的情况或许可以在每一种现代阿拉伯语变体中找到,弱化为央元音的下一步就是删除,非重读短元音删除现象在马格里布方言中尤其广泛存在,当然也不仅限于摩洛哥阿拉伯语,比如歌词中的nžūm-a。而在现代希伯来语中,שוא在很多时候不承载历时的/ə/(共时的/e/)。因此,这个音系特征,同样是相似点之一。像希伯来语כתבו经历katabū > kāṯəḇū > katvu之后的结果,就和摩洛哥阿拉伯语的kətbu有了同样的C₁vC₂C₃-u音节结构。
(5)喉音对短元音的影响
希伯来语按照马索拉点符的体系,喉辅音对(历史)短元音a有明显偏好,这一点体现在希伯来语元音变化的各种方面,上面插音中的例子,实际上插入的a同样是喉辅音影响的结果:无喉辅音影响的可以参考מֶלֶך malk > mele。类似的喉辅音影响也存在于不少阿拉伯“方言”中,比如叙利亚阿拉伯语大马士革方言:byəktob "he writes" vs byaʿmel "he does".
two词法
(1)名词格范畴和动词语气范畴
实际上这两个都是历史音变词末短元音删除带来的变化。而当承载语法功能的词末短元音被删除后,名词失去了格范畴、动词失去了语气范畴,直接导致的结果除了音系方面的调整(即上述插音)之外,就是是名词和动词体系的调整。而由于该音变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历史上都曾出现,因此导致的结果也是类似的。失去格范畴后,希伯来语和非古典/标准阿拉伯语的阿拉伯语变体中,均出现了格的合并,尤其突出体现在以长元音标记的格范畴的合并,因此保留在阿拉伯“方言”中的阳性名词规则复数是-īn而保留在希伯来语中的是-īm.
(2)动词系统
从圣经希伯来语开始,动词系统就在逐渐演变,在拉比希伯来语阶段,动词的名词性主动分词派生就已经进入了动词系统,现代希伯来语中,主动分词成为现在时动词,原本的前缀变位动词被“挤”成了将来时。这个历时演变,在不少阿拉伯“方言”中同样存在,尽管大多不如现代希伯来语具备同样高的动词性,但主动分词以名词性的性数一致(即“变位”不标记人称)承担动词性功能这一点,是二者的相似点。当然,位于谓语结构的名词性成分经语法化产生动词属性,也是闪语族内部诸多语言历时演变的共性。引个摩洛哥阿拉伯语的例子:u-mulat ṛ-ṛažəl lli gals-a mʿah katgullək... "and the wife of the man, who was sitting with him, said to him ..."
(3)属格结构
历时音变带来的格范畴消失,使得原本轻易表达的闪语N-N结构失去了修饰语上的属格标记,希伯来语充分利用了音节结构调整,实现了核心标记,但同时,或许是对阿拉姆语dīl的仿译,希伯来语基于关系词ש产生了分析性属格标记של,并成为现代希伯来语中最常用的属格结构。而基于关系词的分析性属格标记是遍布闪语族的一个语法化路径,这个模式同样普遍存在于阿拉伯“方言”中,比如著名的摩洛哥阿拉伯语中的dyal.
词末阴性名词标记-at在希伯来语中演变为词末的-ā(h) > -a,同样的音变也存在于诸多阿拉伯“方言”中,且阴性词尾读如-ah也是标准阿拉伯语停顿规则,而二者都在属格结构中保留了反映-at的形式。黎巴嫩阿拉伯语l-leyl-ivs leyl-it sahar.
(4)代词后缀
闪语附着在名词后的代词后缀是位于格标记之后的N-v-Pron,而这个环境是阻断影响格元音的历时音变的。第二人称单数代词-kv,以元音音值区别阴阳性,如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存在的kitāb-u-kakitāb-u-kikitāb-a-kakitāb-a-kikitāb-i-kakitāb-i-ki。词末格元音删除后,格系统消失,这个名词词干和代词后缀之间的这个格元音的作用也不再必要,进而产生了广泛存在于阿拉伯“方言”中的第二人称单数代词后缀形式-ak、-ik,即阴阳性通过辅音k前的元音区分;对应希伯来语两个代词(-āḵ > -ax、-ēḵ > -ex)的发展是同样的过程。
(5)模板派生
模板派生是闪语族所有语言的共同特征(甚至可能原始亚非语也一定程度上存在类似的模板派生模式),有不少派生模板是可以构拟到原始闪语的,反映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诸多变体中的结果自然也是相似的。
(6)同源变位
(未完成)前缀变位和(完成)后缀变位,是整体闪语族西支的共同特征,自然也是反映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诸多变体中的相似特征,相似性除了变位体系的整体的相似,还包括标记变位的人称词缀。
three句法
(1)名词句
名词句的句子结构(即无需系词通过名词主语和名词性谓语构成完整的句子)是闪语族的共同特征,自然也是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共同特征,尽管在现代希伯来语中人称代词已经具有一定的系词特征。名词句中主语和谓语的界线是靠定指特征区分的(N₁[+def] N₂/Adj[-def]),这也是二者的相似性。当谓语部分同时具有定指特征的时候,二者的界线就需要靠一个复指代词了——阿拉伯语的“分隔代词”(ﺿﻤﻴﺮ ﺍﻟﻔﺼﻞ)以及希伯来语中某些人可能分析为系词的人称代词,即同样的功能。
(2)语序
VSO语序可以构拟到原始闪语。拉比希伯来语时期之前,希伯来语的语序就已经有了从VSO朝向SVO演化的迹象,而现代希伯来语则形成了SVO的基本语序。古典/标准阿拉伯语的基本语序VSO,而SVO在阿拉伯“方言”中比例大幅度上升,颇有类似希伯来语的演变趋势。个人以为分词语法化进入动词体系大大推进了语序的变动。
(3)冠词引导关系小句
冠词标记关系小句的模式在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是不合法的,但引导主动分词的定冠词同样被阿拉伯传统语法学家描写为“关系冠词”;冠词标记关系小句也不是特别典型的圣经希伯来语的句法——当然不意味着没有,且关于该用法的年代层次存在一些争论。该模式在现代希伯来语和阿拉伯“方言”中都存在,前者事实上和分词进入动词系统也高度相关,且现代希伯来语中以定冠词替代关系词引导关系小句作为相对正式的表达,也需要“现在动词”,实际上和阿拉伯传统语法学家的“关系冠词”是一致的,而在阿拉伯“方言”中由于冠词同时可能和关系词illi“同形”,更容易促成这个模式。引两个例子,现代希伯来语:מנפיקים ניירות הנושאים ריבית "they issue bonds that bear interest";黎巴嫩阿拉伯语:tʿa lʿəndi sāʿt əl-bətrīd “come to me at the time that you want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以神的名义屑 | 2021-10-9 2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问题……实在忒大了,写成概述性论文都不为过 -_-||
这里涉及至少两层问题:(1)如何定义“相似”;(2)我强调过几次的“哪个”的问题——Which Arabic?Which Hebrew?
对于第一点,我没有看到题主的问题详情说明,但下面答主有涉及互通度的。虽然互通度在很多地方被认为是所谓语言和方言的界线,但我个人一向认为互通度是个并不靠谱的概念,而且很可能因人而异。油管子上有一个up主专门邀请不同闪语的母语者,两两一组,一方用他设计的词义字条,用自己的母语说出单词,然后让另一方来猜词义,如此反复;up主特意选择了闪语同源词,甚至诱导双方意识到一些对应关系,给双方造成“啊原来我们的语言基本上一样!啊看来我不用怎么学就能会你的语言了!”的印象。
对于第二点,“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是两个巨大的模糊概念:希伯来语的记录,从早期铭文,到圣经辅音文本、到添加元音点符、到中世纪拉比希伯来语、最后到现代复兴,整体经历了长时间的历时演变。阿拉伯语,从早期古代北阿拉比亚铭文中记录的阿拉伯语和转写文本中就可见异于后古典阿拉伯语的一些特征,而阿拉伯传统语法学家在最早的田调中就记录了不同的讲阿拉伯语的部落的语言是存在差异的,古兰经同样存在体现语言差异的不同诵读传统。我虽然针对希伯来语强调的是历时演变,但同样,阿拉伯语材料体现的方言性差异,也必然存在于希伯来语中。因此笼统地讨论“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是存在很多陷阱的。
以下简单基于上述,提几点相似性。完全没有任何翻译的阿拉伯“方言”词例直接引自歌词:
https://zhuanlan.zhihu.com/p/341196404一、语音
(1)元音体系
所有强调阿拉伯语三元音音位体系的说法,都需要定义Which Arabic的问题。三元音音位(各分长短)的体系仅适用于古典阿拉伯语和现代标准阿拉伯语,连古兰经阿拉伯语都有线索指向存在超过三元音的体系。而希伯来语所谓的五元音音高音位体系,也仅适用于现代希伯来语。从历时音变反推,希伯来语最初的元音体系是音长体系,这一点和多数阿拉伯语变体中存在的音长体系是相似的。而大多数阿拉伯语变体中超出三元音体系的eo音位同样是和希伯来语中的半开/半闭音位的局面相似。现代阿拉伯“方言”中呈现出的一些朝向音高体系转变的特征,也和马索拉点符体现的希伯来语向音高体系转变的特征相似。
(2)辅音音音变
古典/标准阿拉伯语“标榜”的存古性之一就是保存了原始闪语的一些音位,其中就包括齿间音音位*θ、*ð;希伯来语中,后者与z合并。而这一点,广泛存在于诸多阿拉伯“方言”中,甚至影响阿拉伯母语人的标准阿拉伯语口音。有埃及外教的学生大概都听过外教非常模糊的/ð/,甚至直接用[z]。其实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原始闪语*g,该音在现代标准阿拉伯语中成为了/dʒ/,但埃及阿拉伯语城区方言中/dʒ/的体现为/g/——当然这个g并不只是埃及阿拉伯语的独有特征(同样见于也门阿拉伯语和阿曼阿拉伯语的部分方言)。因此在类似的重合情况下,辅音音变方面希伯来语和阿拉伯“方言”相似。
(3)插音
按照马索拉点符的元音,希伯来语中广泛存在处理辅音缀的插音现象:נַעַר naʿr > naʿar。插音现象在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仅适用于辅音缀的共时调整:ﻣﻦ ﺍﻟﺼﻴﻦ min ṣ-ṣīn-imin-a ṣ-ṣīn-i等,该规则同样存在于阿拉伯“方言”中,比如歌词中的b-ʿomr-i d-dini。但在阿拉伯“方言”中,和希伯来语相似的现象广泛存在,但并不统一,于是同源词naʿl-un会在埃及阿拉伯语开罗方言中呈现naʿl的形式,但在沙特阿拉伯语鲁瓦拉方言中呈现naʿal的形式(即naʿl > naʿal),而鉴于本身naʿl的发音就可能在辅音缀之间存在类似元音的成分,找一个开罗人和一个以色列人,让他俩互相猜发音为naʿal的这么个词的话,就出现“啊我们都有这么个表示‘鞋’的词而且读音基本一样”的情况。
(4)非重读短元音弱化(删除)
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的均匀分布的短元音在阿拉伯“方言”中是饱受各种弱化和删除的“威胁”的,而非重读短元音的弱化和删除是马索拉点符体现出的希伯来语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特征——可参见点符שוא נע以及各种חטף点符。非重读短元音弱化为央元音的情况或许可以在每一种现代阿拉伯语变体中找到,弱化为央元音的下一步就是删除,非重读短元音删除现象在马格里布方言中尤其广泛存在,当然也不仅限于摩洛哥阿拉伯语,比如歌词中的nžūm-a。而在现代希伯来语中,שוא在很多时候不承载历时的/ə/(共时的/e/)。因此,这个音系特征,同样是相似点之一。像希伯来语כתבו经历katabū > kāṯəḇū > katvu之后的结果,就和摩洛哥阿拉伯语的kətbu有了同样的C₁vC₂C₃-u音节结构。
(5)喉音对短元音的影响
希伯来语按照马索拉点符的体系,喉辅音对(历史)短元音a有明显偏好,这一点体现在希伯来语元音变化的各种方面,上面插音中的例子,实际上插入的a同样是喉辅音影响的结果:无喉辅音影响的可以参考מֶלֶך malk > mele。类似的喉辅音影响也存在于不少阿拉伯“方言”中,比如叙利亚阿拉伯语大马士革方言:byəktob "he writes" vs byaʿmel "he does".
two词法
(1)名词格范畴和动词语气范畴
实际上这两个都是历史音变词末短元音删除带来的变化。而当承载语法功能的词末短元音被删除后,名词失去了格范畴、动词失去了语气范畴,直接导致的结果除了音系方面的调整(即上述插音)之外,就是是名词和动词体系的调整。而由于该音变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历史上都曾出现,因此导致的结果也是类似的。失去格范畴后,希伯来语和非古典/标准阿拉伯语的阿拉伯语变体中,均出现了格的合并,尤其突出体现在以长元音标记的格范畴的合并,因此保留在阿拉伯“方言”中的阳性名词规则复数是-īn而保留在希伯来语中的是-īm.
(2)动词系统
从圣经希伯来语开始,动词系统就在逐渐演变,在拉比希伯来语阶段,动词的名词性主动分词派生就已经进入了动词系统,现代希伯来语中,主动分词成为现在时动词,原本的前缀变位动词被“挤”成了将来时。这个历时演变,在不少阿拉伯“方言”中同样存在,尽管大多不如现代希伯来语具备同样高的动词性,但主动分词以名词性的性数一致(即“变位”不标记人称)承担动词性功能这一点,是二者的相似点。当然,位于谓语结构的名词性成分经语法化产生动词属性,也是闪语族内部诸多语言历时演变的共性。引个摩洛哥阿拉伯语的例子:u-mulat ṛ-ṛažəl lli gals-a mʿah katgullək... "and the wife of the man, who was sitting with him, said to him ..."
(3)属格结构
历时音变带来的格范畴消失,使得原本轻易表达的闪语N-N结构失去了修饰语上的属格标记,希伯来语充分利用了音节结构调整,实现了核心标记,但同时,或许是对阿拉姆语dīl的仿译,希伯来语基于关系词ש产生了分析性属格标记של,并成为现代希伯来语中最常用的属格结构。而基于关系词的分析性属格标记是遍布闪语族的一个语法化路径,这个模式同样普遍存在于阿拉伯“方言”中,比如著名的摩洛哥阿拉伯语中的dyal.
词末阴性名词标记-at在希伯来语中演变为词末的-ā(h) > -a,同样的音变也存在于诸多阿拉伯“方言”中,且阴性词尾读如-ah也是标准阿拉伯语停顿规则,而二者都在属格结构中保留了反映-at的形式。黎巴嫩阿拉伯语l-leyl-ivs leyl-it sahar.
(4)代词后缀
闪语附着在名词后的代词后缀是位于格标记之后的N-v-Pron,而这个环境是阻断影响格元音的历时音变的。第二人称单数代词-kv,以元音音值区别阴阳性,如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存在的kitāb-u-kakitāb-u-kikitāb-a-kakitāb-a-kikitāb-i-kakitāb-i-ki。词末格元音删除后,格系统消失,这个名词词干和代词后缀之间的这个格元音的作用也不再必要,进而产生了广泛存在于阿拉伯“方言”中的第二人称单数代词后缀形式-ak、-ik,即阴阳性通过辅音k前的元音区分;对应希伯来语两个代词(-āḵ > -ax、-ēḵ > -ex)的发展是同样的过程。
(5)模板派生
模板派生是闪语族所有语言的共同特征(甚至可能原始亚非语也一定程度上存在类似的模板派生模式),有不少派生模板是可以构拟到原始闪语的,反映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诸多变体中的结果自然也是相似的。
(6)同源变位
(未完成)前缀变位和(完成)后缀变位,是整体闪语族西支的共同特征,自然也是反映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诸多变体中的相似特征,相似性除了变位体系的整体的相似,还包括标记变位的人称词缀。
three句法
(1)名词句
名词句的句子结构(即无需系词通过名词主语和名词性谓语构成完整的句子)是闪语族的共同特征,自然也是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共同特征,尽管在现代希伯来语中人称代词已经具有一定的系词特征。名词句中主语和谓语的界线是靠定指特征区分的(N₁[+def] N₂/Adj[-def]),这也是二者的相似性。当谓语部分同时具有定指特征的时候,二者的界线就需要靠一个复指代词了——阿拉伯语的“分隔代词”(ﺿﻤﻴﺮ ﺍﻟﻔﺼﻞ)以及希伯来语中某些人可能分析为系词的人称代词,即同样的功能。
(2)语序
VSO语序可以构拟到原始闪语。拉比希伯来语时期之前,希伯来语的语序就已经有了从VSO朝向SVO演化的迹象,而现代希伯来语则形成了SVO的基本语序。古典/标准阿拉伯语的基本语序VSO,而SVO在阿拉伯“方言”中比例大幅度上升,颇有类似希伯来语的演变趋势。个人以为分词语法化进入动词体系大大推进了语序的变动。
(3)冠词引导关系小句
冠词标记关系小句的模式在古典/标准阿拉伯语中是不合法的,但引导主动分词的定冠词同样被阿拉伯传统语法学家描写为“关系冠词”;冠词标记关系小句也不是特别典型的圣经希伯来语的句法——当然不意味着没有,且关于该用法的年代层次存在一些争论。该模式在现代希伯来语和阿拉伯“方言”中都存在,前者事实上和分词进入动词系统也高度相关,且现代希伯来语中以定冠词替代关系词引导关系小句作为相对正式的表达,也需要“现在动词”,实际上和阿拉伯传统语法学家的“关系冠词”是一致的,而在阿拉伯“方言”中由于冠词同时可能和关系词illi“同形”,更容易促成这个模式。引两个例子,现代希伯来语:מנפיקים ניירות הנושאים ריבית "they issue bonds that bear interest";黎巴嫩阿拉伯语:tʿa lʿəndi sāʿt əl-bətrīd “come to me at the time that you want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幸福就在身边0 | 2021-10-9 20: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身一下说法前,假定以下条件:
(1)题主已经知道了闪含语系的大致情况这里准备了百度供享用
(2)题主学过上述两种语言的其中一种
(3)可能只接触过说其中一种语言的老外
<hr/>事例一:
        大一通选课的一节,我和坐在我旁边的希语同学借上课材料看,于是开始聊各自的专业。同学告诉我,他们班没事的时候会找阿语的东西看,字母也在从头学。为了能教这位同学更多的阿语,我就让同学先教我一些希语。哈哈哈
事例二:
        为什么他们会看阿语的东西(仅限少数的勤奋者),毕竟他们的老师本科是学阿语的,研究生才学希语(为了祖国而跨专业)。
事例三:
        在和事例一的同学交流学习心得时,我们发现互相数数都是能听懂的,完全听得懂。除此之外,太阳、眼睛、天空、土地等等这些经典词汇也是一样的。于是乎,我就开始把重点放在学习希语字母上。
事例四:
        我做翻译时,团里有巴勒斯坦某高官,类似咱的常委级别。他在故宫听到有以色列游客在说希语,就高兴地区插话。虽然他说的是希语,但人家回复他是阿语。很明显,除了发音位置些许不同外,组词成句对于他们而言不算是事儿。(这里的他们特指巴勒斯坦人,这是他副手给我解释的意思)     但是,我在伊拉克问过一个老总(老大学生),他是否能听懂希伯来语。他只是说很少很少。
事例五:
        有一年,以色列某大学生团来我们系交流。我们很纳闷,我们学校有希语,为什么要往阿语系钻?但很快,大家就不在乎这个问题了。因为大家兴奋地发现,阿语里好多词和以色列小哥哥们说的是一样的。以色列兄弟们就热情地开始了单词民间外交。
<hr/>       最后,我想说的是:
       “心远地自偏”,语言的相似度和是否能互相听懂,不是词汇和语法问题,而是态度和环境问题。我曾经也对语法很狂热,但后来我发现没有用,所以当时对读语言类研究生失去了兴趣。
        相似度再高的语言,立场不同,一样听不懂。相似度没那么高的语言,只要有热情,学习速度可以秒杀速成班。
        最后啰嗦这些话的意思,就是希望大家不要被以色列或阿拉伯国家的极端言论或情怀婊言论所冲昏了头脑和视觉。的确,以色列主题的书籍都包装得很好看,但我翻了市面上的几本,发现却是心怀不轨之物。
        无奈。
        所以,读书,可能还是读经典好。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远吧2017 | 2021-10-9 20: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拉伯语退化到0基础的回答一下吧。
两种语言属于同一语系同一语族不同语支,换成印欧语系的语言,大概就是瑞典语和英语的差距。
语法形态基本是一致的,底层词汇很多都相同或者相似,但是因为不同的文化,现在已经差别已经很大了,互通是肯定不行了。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我的木头人亮 | 2021-10-9 20: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业余爱好问题,这个东西我再加入我教的阿维斯塔吧。
————————————————————————————————————————
1.如果希伯来语、阿卡德语、阿拉伯语、阿维斯塔,你一个都不会
那么大概,在你眼里,这很相似,都在叽哩哇啦的说一大堆你听不懂的话。
2.词源学角度,同源词上,其实很多很近似,尤其是这个宗教人名(233)
3.语法结构和发展方向就完全跑偏了。
4.文字上,根本不重要。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本科算是希伯来语专业,大三开始学阿拉伯语到现在两年多了(两年全部在以色列大学里针对犹太学生本地课堂系统性阿拉伯语课,希伯来语教阿拉伯语)。毕业后在研究生阶段继续学阿语。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在语法上大的框架基本一致,细小的语法点也很多是一致的,但是阿拉伯语更复杂。虽然很多单词词根一样,但发音上以及词性上变化很大,彼此不能互通。只能说阿拉伯人学希伯来语会比较容易上手,但是学校里很多阿拉伯人说的也不好,写作时语法很多错误。班里学阿拉伯语的犹太人也有直接学不明白的。语言学知识自己也不懂,自己只是学语言这门技能,所以专业性的变化解释在这里不展开,在此只是说一下自己的学习感受。归根到底,这是两门语言,基本不可能互通,不要幻想会了一门然后轻松会了另一门。所以回答里那些说说什么可以听懂对方交流的我真的很怀疑真实性。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丶丶丶847 | 2021-10-9 20: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学习的角度说。
我个人觉得阿拉伯语希伯莱语的差别既然属于语系内部差别,那就真的不算特别特别大的差别。一个说阿拉伯语的中国人或者一个说希伯莱语的中国人,理解对方语言逻辑,构词习惯都没有难度。
熟悉印欧语系的人,就算会法语不会波兰语,让你死乞白赖去理解,有个一个月也基本能明白个大概是怎么拼,哪些需要努力的方向。当然想要掌握,就需要系统认真的学习,从初学,简单积累,到习惯发音,培养语感,正式大步积累,到可以应用并大跨步自学,需要一个学语言的正常流程。只是这个流程不需要你从头认知这门语言的基础逻辑体系,因为曲折型的印欧语逻辑都相似,自反,拆分,3-6格这些特殊用法每个语言不一样单独学就好了。
同理,学会了阿拉伯语或者希伯莱语,你就会了闪族的基础思维架构,只是每门语言词库,风格都不同,但这个基础逻辑架构,有了,你理解起来就不会像第一次学闪语一样抓瞎蒙逼了,这点相似度从学习的角度就足够了。
所以我觉得感兴趣多语言的人,当然要根据具体需要,可以用lingua franca去学基础逻辑架构,比如土耳其语,马来语等,这些逻辑帮助我们快速窥探同逻辑架构陌生语言甚至词库。每一门语言肯定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只铃识 | 2021-10-9 20: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个就很有意思了,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有很多相似之处,许多词汇的发音和含义都是相同的,如杏子:Mishimish,但是书写就不一样了。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Sign in | Join now Scan and login on wechat

Integral rules of this edition

6

theme

6

Post

30

integral

Novice on the road

Rank: 1

integral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