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通过自学走上英语口译职业道路?

[Copy link]
see3216 | reply6 | 2021-10-4 22: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ing mode
泻药。恕我直言,国内的大环境不适合把英语口译当做自由职业来做上一辈子。你还是个男生,在一个如此不稳当的行业里,我熟识的男译员,大多是在积累了很多资源和经验后,选择出来做自由职业,他们在做自由职业的时候,积累已经很厚,或句话说也给自己留足了后路。真正热爱口译的人自然有,但是我觉得没几个人想一辈子就扎在这个圈子里了吧。
林超伦,口译出生,现在开了翻译公司,也做文化交流的东西。
詹成和仲伟合都是口译大牛,但他们同时都是体制内的大学老师。
朱总理的翻译,后来去了德意志银行。
刚刚去世的何振梁老先生,周总理当年的法语翻译,后来当了国际奥委会副主席。
马英九,蒋经国的英文助理,后来也从政。
举不胜举。
口译,是你换个圈子,接触更多世界的工具,嗯,心宽一些,口译能带来更多的机会,但别一头扎进去,两眼一抹黑,一条道儿非走到底不可。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木子柿花 | 2021-10-4 22: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泻药。恕我直言,国内的大环境不适合把英语口译当做自由职业来做上一辈子。你还是个男生,在一个如此不稳当的行业里,我熟识的男译员,大多是在积累了很多资源和经验后,选择出来做自由职业,他们在做自由职业的时候,积累已经很厚,或句话说也给自己留足了后路。真正热爱口译的人自然有,但是我觉得没几个人想一辈子就扎在这个圈子里了吧。
林超伦,口译出生,现在开了翻译公司,也做文化交流的东西。
詹成和仲伟合都是口译大牛,但他们同时都是体制内的大学老师。
朱总理的翻译,后来去了德意志银行。
刚刚去世的何振梁老先生,周总理当年的法语翻译,后来当了国际奥委会副主席。
马英九,蒋经国的英文助理,后来也从政。
举不胜举。
口译,是你换个圈子,接触更多世界的工具,嗯,心宽一些,口译能带来更多的机会,但别一头扎进去,两眼一抹黑,一条道儿非走到底不可。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流失的心倒 | 2021-10-4 22: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有想法,不去实现的话,会留下许多遗憾。
许多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了,才会有自己的认识。就像小马过河,别人的看法不一定全都准确。
以下仅代表我个人意见:

首先,说英语没有用的人必定是没把英语学好的人。如果说英语没有用,那怎么看youtube,接受外面世界的信息。。再说现在会英语的人都这么多了还不好好学英语那不是落后于时代了吗?

其次,翻译,包括口笔译这玩意,入行之前觉得新奇无比,高大上,入行之后觉得平淡无奇。

正如楼上所说,不要把口译笔译本身当做一个饭碗,不要成为翻译的工具,而是把这份工作当做一个平台,从只认识更多的人,找到更加合适的机会。

58同城不知道找工作靠不靠谱,翻译公司我也没去待过,不清楚。体制内我是更加没待过,无权评价。但是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去你专业相关的公司里当翻译试试。如果你能把你的本专业翻明白了,并且喜欢翻译这个活,可以试试继续走下去嘛。

除了要英语底子好,词汇量大,和老外对话信手拈来,美剧英剧能随便看,发音标准之外,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某一个行业的专业背景。如果没有这个,那么只会是一名不专业的英语翻译。

要知道,在某一专业领域知识扎实是比泛泛的那种翻译要牛许多的。

本人有工科背景,什么人事部口笔译我都没考,专八也没考。。就做了一名航空领域的翻译。在接触工作之后才深感自己工科知识储备不足。所以有的时候翻译不到位是因为背景知识深度不够,而不是英语技巧不够。每天都需要不停地学习。这些东西,Catti书本上面是不会有的。

工作中也能遇到北外出身的翻译,她们英语底子很好,但是因为没有工科背景,翻译始终欠缺些。

当你的英语牛到一定程度时,如果把两种语言之间的切换当做工作来做的话其实是件比较无聊的事情。。

口译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接收大量的信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仅此而已。

-------------------------------------------------------------------------------------------
2015.11.10 关于学习的具体方法进行补充:

答主这个周末刚考完人事部二笔二口,北外的姐姐告诉我,证书还是有必要考的,于是我就报名了,裸考了,考二笔的时候没带字典,嫌沉,奔着60分通过去考,感觉问题不大。

交替传译,笔记法,笔译,这些在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我才陆续开始接触,我利用周末和寒暑假的时间参加了很多口笔译的补习班,所以有点底子,虽然和英语翻译专业的人比起来基本功还是不够扎实,但是在两年多的口译实战工作经历当中,我感觉自己还是有进步的。所以想转行做口译的人,可以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补习班,可以去听听课,看自己喜不喜欢。大致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再自己平时慢慢积累,多看经济学家,提高词汇量,习惯英语的行文逻辑,再就是拿笔译口译事务的书多练了。用奥巴马电台演讲放两遍,记笔记,复述,用中外领导人讲话材料来练视译,林超伦实战口译那本书对入门笔记法训练比较有帮助。

好晚了先碎叫...想到了新的再更。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感恩965 | 2021-10-4 22: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天收到一个读者的来信:
我现在刚进入大二,大一学的是汉语国际教育,大二转入翻译专业,从小想做一名同声传译,可我的听力实在太差,我同学听一篇四级新闻听力能复述的很完整,可我只能复述两三句,因此我很自卑,自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转到自己不擅长的专业?‍

我的听力情况基本如下:
  1 四级英语听力分数 135
  2 听一句英文时只能记住开头和末尾的几个单词,有时候一个单词也不能复述出来
  3 最近这几天我才开始练习听写,可是一句话我要听好几遍,中间还要暂停一下,来写前半部分听到的单词
  4 当我听到那些口齿稍微有些不清楚的英文我就一脸懵。
  您能帮帮我吗?我不怕吃苦,一定要看到我的留言啊,在线等您的回复!

同学您好!
首先非常佩服你从国际汉语教育转到翻译专业,这个勇气不是谁都能有的,你说从小想做同声传译,相信这肯定也是你由来已久的想法,所以请一定要坚持下去。

你的自卑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看到了很多非英语专业的人士,却能有很高的听力的水平,前提是进行了长时间扎实的练习,建议你内心不要把你跟英语专业的划分为两类并为此自卑,大家其实都一样,无法他们先走了几步,希望你能认清现状,踏实努力你肯定可以不断进步距离逐步缩小的。

以下是对你问题的回复:
  1从你的四级英语听力分数来看,54%的正确率,可见听力较为薄弱。

  2你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进行复述练习,现在请降低难度,不要进行复述了,先从听写开始。复述要等到你能够一次性把材料80%都听懂才能进行。

  3 我不知道你的听写材料难度是怎样的,但是如果目前你能够听好几遍,就能正确地写出来,说明这个难度是合适的。这个过程我们称为磨耳朵,不磨耳朵就不能达到听力水平突飞猛进,再牛的人也要经历这个过程,你要坚持住。记住,听力需要靠磁带小时积累的,要想突破最基本也得完成200个磁带小时(tape-hours)内容的听写,你的听力才能得到突飞猛进,请坚持住。

  4 这个很正常,即使是英语水平很高的人,遇到口齿不清的有时候也要多听几遍。不过听力水平高的人,可以通过上下文基本推测出整篇文章的大意,可以预测词汇,所以他们能够听懂口齿不清的听力。




以下是我建议你开始进行听写的方法:

听写准备:准备好20本拍纸薄,A4大小每本50页,准备好黑色笔和红色笔:

  材料选择:学渣从VOA慢速开始,学霸从常速开始,也可以从你喜欢的材料开始,TED,podcast,电影随便你。但是要记住,材料难度一定是你跳起来够得着的,不能太难,要循序渐进。而且,必须要有正确的文本。

  听写方法:随便下载一个复读软件,拿起你的黑色笔和拍纸薄,逐字听写,刚开始可以半句一停,慢慢可以加长,难的地方停下来,反复听,哪怕10遍,也要竭尽全力听清楚,死活分辨不出来的,请按照发音查词典,反复推敲它的每个音素,尽量地查出来(普特有辨音词典),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你就掌握一项神奇的技能,即使听不懂的词汇也能查出来,这就大大提高了你的辨音能力。如果查也查不出来的话,那么你看原文吧,找到这个词,看看清楚它长什么样,指着它的鼻子问候它祖宗八代,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你才不认识这个词的,然后狠狠地告诫自己,自己就是死在这个词上,死一遍可以,绝对不能死第二遍。当达到8个月了,基本的英语常用词汇你都死过一次了,这时候你就开始死而后生了,活着多么美好啊。




  记住把所有听不懂的词汇标红,所有听得乱七八糟的句子改正,这就是红笔的作用,刚开始肯定是全国山河一片红,你甚至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不要放弃,继续厚颜无耻地听写吧,坚持8个月,既然生无可恋,还不如坚持这个方法,至于结果,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咯?

注意:  
1记住听不出来的词汇有可能是你在阅读中轻易理解的词汇,但你听写中就听不出来,你看原文的时候会有气急败坏的感觉,这时候需要特别注意,这就是你的障碍。
2听写中遇到不认识的词汇,如果反复听,记忆了之后,比在阅读中记忆的词汇印象更加深刻。  

3听写中遇到的生词,第二天必须复习,然后再复习一遍,至少经过三遍(其实六遍最合理),你才能真正地认识这个词汇,不光是脑子认识,而且你的耳朵也认识。‍


想做口译是目标,虽然目前听力水平还达不到,但是长期的努力,你一定会逐渐找到方向,实现口译的理想。

<hr/>
承蒙大家厚爱,自2年前微信公众号开通以来,经常会有打赏和提问,虽然并未有多少盈利,但大家的热情足以让我有信心继续下去。对于一个专业人士来说,能用自己的专业能力服务社会,赢得认可,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您可以在公众号提问,并给予10元打赏,我就可以为您的听力问题答疑解惑,长期咨询价格再议,还等什么呢,快来提问吧!

回复“听写”,分享听写练习方法;
回复“听力瓶颈”,分析听力过程中的瓶颈;
回复“低谷”,我的跨专业考研经历;
回复“误区”,分析传统英语教学的误区;
回复“猎犬”,英文版《福尔摩斯探案集之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导读及疑难分析;


年度热文:
通过听写练习提高听力的理论基础

恶魔的奶爸说听写是很低效的方法这对不对之一(原创)

听力瓶颈分析-曾经失败的尝试(原创)

原版书阅读(原创)

There are more resources in this post

What do you need Sign in Can I download or view it without an account?Join now Scan and login on wechat

x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永远爱你冰使 | 2021-10-4 22: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邀!

首先要打好基本功,就是说你得有起码的听说写能力,除了一些专业性较强的术语方面,不能出大漏子才行。这得靠勤学苦练,不一定要在工作中,而是在生活中找各种机会。

然后要学会混圈子,很多翻译的活儿,都是靠熟人介绍,而不是自己打广告让别人来找的。因为翻译工作的标准很灵活,基本上就是客户感觉体验好,然后口碑和人脉是主要的推广渠道。

不过如果你是冲着“总理记者招待会”的翻译标准去的,我觉得第一并不太实际,因为官场里,水平好坏其实并不重要,机会才是最要紧的,你如果不进入体制内,那机会相当渺茫,进了体制,也不是说你就一定能按照一条路线图一路做上去;第二,实际上他们的水平一般,只是在一些“专有名词”方面,接触多,能比较了解官方说法而已。这里我说个故事:我有一次在帮一个商户做宣传片英语解说词配音时,碰到一个在国内大学教英国文学的美国教授,工作之余我们聊天,他就吐槽中国官方的英文翻译水平有多烂了,不过他也表示理解的说其实你们官方领导出的原词就不讲究文法,所以才会把翻译水平拉下来,比如说“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和“三个代表”这种说法。关于前者我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后来一次偶然看到人大的新闻发布会,听到发言领导说了“保先”这个词,听了官方的英文翻译,才知道是“the campaign to maintain the advanced nature of the party members”,真是不咋地。

根据我的经验,这种现象的原因是这样的:我们的领导干部们,虽然英语都不怎么样,但是基本上都有个“万事通”的毛病。所以我在给国营和政府机构做翻译(笔译)的时候,常会碰到联系人说把我的翻译内容拿去给“懂英文”的领导,或者领导助理审阅了,这样大部分情况下,最后会收到领导“批示”过的译稿,总会挑出一两处“不足”,比如领导觉得“utilize”比“use”更好,或者“a great amount”比“many”更好这类,这种修改,除非是对译文意思有影响的,我也一般“笑纳”,不去深究,将来也不会继续当真,拿来做我的翻译标准。不过对于体制内做翻译的,这种事情当然就是下次翻译的参考“标准”了,然后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局面出现,你说这样的水平能好到哪里去?

当然,这些都是我个人观点,只供你参考。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Lao Zheng36 | 2021-10-4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公众号:机器人不问WHY)
图片复制不过来,建议戳原文《为什么说同传是英语学校的最低标准而非最高境界?》:http://mp.weixin.qq.com/s/5uk7_jDoaei9XNOjagIlxw

文章很长长长长长长长长,从五个方面分析了同传的核心英语能力,有例子分析,或许可以从中领悟到学习方法。标题有点扯,但是内容还是很干货的。
—----------------正文分割线---------------—

同声传译,真的是一种反人类的存在。

讲话人精雕细琢遣词造句旁征博引内查外调数小时甚至数周的演讲内容,译员却需要在电光火石间完成听清听懂想话说话的一系列复杂过程,还得(敲黑板)声音悦耳,还得(再敲黑板)重点清晰。

这还不考虑讲话人逻辑混乱东拉西扯,口齿不清支支吾吾,紧张怯场连珠炮,艰深晦涩理不清;

这也还不考虑讲话人是纵横某产某学某研几十载的老专家老学者老油条,而译员只是一个英语专业初出茅庐对简爱和茶花女情有独钟的丫头片子。

如此想来,角色极不对等、智力负荷极大的同传译员确实是一种反人类的存在。

然而,
这种人有,干脆还不少;
这种人不仅外语学得好,干脆变着花样各种学习好;
这种人不仅交际能力过硬,干脆逻辑分析执行管理能力也出类拔萃。

这种人包括但不限于:
(以下虽尽非同传,但皆有口译背景)

在总理新闻发布会上信手拈来一联唐诗宋词、引经据典几行莎士比亚的张璐和孙宁;

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兼具谦谦君子气质和不卑不亢风骨的帅气外长王毅;

在东西方文化门槛上部署市场营销和内容传播的IBM大中华区总裁周亿;

在文娱商投皆如鱼得水且处处开花的女性力量代表杨澜;

在西湖边上给歪果仁当翻译一路溜洋文到纽交所敲钟的外星人马云;

以及无数深居简出在各大会议论坛以及国际组织中的同传议员们;

这些曾经是或者现在是口译员的人们,之所以能把外语学得出神入化甚至成为更高人生阶段的跳板,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反人类的天赋异禀,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做好了语言学习最基础的部分——深谙语言学习的精髓。

而这种洞察实际上是每个语言学习者打一开始就应该想清楚搞明白的。也就是说,按道理来讲,学语言,不学则以,要学就能够并且应该学成同传水平。这才是文题“为什么说同传是外语学习甚至学习的最低标准而非最高境界”的真正所指。

然而,大部分语言学习者由于应试教育的毒害,打一开始就没有去思考或者误解了语言学习的实质。结果就是:缘木求鱼,棋错一着满盘皆输,越发偏离语言运用的初衷。

好在,我们还有拨乱反正的机会,跟着那些路子正拎得清的同传译员们学一学,看看语言学习的人间正道究竟是什么。

精髓有这么五个,五大精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面发展才能练就铁齿铜牙:

1.       要说话,先要会听话
   (语言是信息的符号)
2.       会说话,还要想说话
   (语言交流需要动机)
3.       想说话,得要有话说
   (语言是知识的载体)
4.       有话说,不怕说错话
   (交流是动态的过程)
5.       有话说,还要说好话
   (语言彰显个人魅力)

要说话,先要会听话

会听话对于同传译员来说最重要不过,如果在第一关“听”就卡住了,之后的一系列过程都是空谈。那么问题来了,听的对象究竟是什么?

一个词两个字——信息。同传译员作为交流中介,其主要作用就是传达信息。而信息可以是客观事实(自然现象、故事事件、个人情绪等),也可以是指令等等等等等。

从结果出发,举些个栗子:
信息传达前,不懂外语的听众一脸懵逼脑袋一片空白,信息传达后听众脑海里浮现出阿波罗登月的图像;

信息传达前,不懂外语的听众还冲着棱角分明身材精壮的演讲嘉宾傻乐,信息传达后听众立马愤怒地惊觉演讲嘉宾在变相骂自己蠢;

信息传达前,不懂外语的听众坐着一动不动,信息传达后听众才知道演讲人号召大家起立做游戏。

同传译员的“听”从来不会纠结于一个单词,或一个句子,或一个段落,或几个段落,而是看信息有没有抓出来。

也就是说,同传译员在听的时候,并不是在脑海中的屏幕上写下每个名词动词形容词冠词助词副词,也并不是在心里默默复述刚刚听到的每一个词的发音。而是把刚刚听到的声音作为一个提示,一下激活了曾经学过的、看过的、听过的、做过的经历(已有知识),或者是迅速比对刚刚听到的内容是否符合常识(现学知识)。这个过程并不要求译员完全听见或者听清每个单词,往往听懂关键词就可以了。

这里的“听见”“听清”和“听懂”是需要区分的:

“听见”是指耳朵捕捉到了声波,这种听只是物理上的听见,外界刺激使得听觉神经产生反应;这种听见是与听不见相对的,只是听见有动静;(比如睡梦中突然被什么声音惊醒)

“听清”是指在听见的基础上,辨别出是什么音。听清是sha不是sa,是wulu不是vulu。这种听是指能够把某个声音与其他声音区别开,在英语听辨中就是知道这个声音对应什么词;(比如听见一串声音“优啊因吹斯听”,能辨别出这串声音实际上是三个单词的发音|YOU| ARE |INTERESTING|)

“听懂”是指在听清的基础上,还能知道这个声音代表什么意思;这种听才是信息摄取时的听,这里的听懂是指这个声音激活了你大脑中的知识,你知道这个词或者这段话在真实世界中指代什么;
比如听见
“[ˈnætʃ(ə)r(ə)l ˈlæŋgwɪdʒ ˈprəʊsesɪŋ ɪz ðə sʌb brɑːn(t)ʃ (ə)v ɑːtɪ   ˈfɪʃ(ə)l ɪnˈtelɪdʒ(ə)ns]”
你能辨别出这对应的是: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IS THE SUBBRANCH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这九个单词,而且这九个单词还让你还联想起之前听过人工智能的讲座,知道自然语言处理是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方向。

这里的听懂也有不同层次,可以只是浅显泛泛地知道自然语言处理是属于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方面,也可以是深入了解自然语言处理的原理和方法,及其如何帮助人工智能发展等等。

这时你的脑海中浮现的可能是一个智能机器人的画面,可能是一个用python进行语料检索的界面,可能是有关科大讯飞语音识别的报道,可能是一个自然语言处理∈ 人工智能研究的逻辑符号,可能是一个自然语言处理在下人工智能在上的伞型树状图等等。

但凡能激活一些知识,不管是深是浅,都代表你或多或少地听懂了。至于你听懂的是不是讲话人想表达的,就需要联系讲话人的前言后语,动态比对才能真正确定。而从感觉上简单来讲,听懂是一种熟悉确定的感觉,而听不懂是一种疏离陌生的感觉。当然,听懂与否,在真实的语言环境中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么听懂关键词的关键词们是什么样的词呢?

它们是一句话中格外重要的一个或几个词,有了这几个词,其他词没听清没听懂也不打紧,因为这几个词已经勾勒出了这句话的核心意思。就好比养狗狗,你和隔壁老王都有一只金毛好汉,都是好汉,都是金毛,就连个头都差不零。怎么区分呢?不用靠数狗毛,不用靠数眼睫毛,只需要认准你家金毛的眼睛直径是隔壁老王家的一倍这一格外重要的特点就可以了。

比如你正在向男闺蜜传授追女孩的套路,男闺蜜问他应该穿什么衣服才不会显得太随意,紧接着又说了后面这句话:

“……It seems that girls usually  put on makeup when they go on a date……”

当时你正刷着微信,有几个词没听清(句中空白)。但你听到的部分足以让你知道男闺蜜说的是女孩们赴约通常都会化妆(电脑全选即可显示,手机全选后按朗读)。

这是因为:
1. 你已经抓住了重要的关键词
2. 关键词激活了你已有的常识(小仙女们一般都会美美地去约会)
3. 你们的话题范围进一步锁定并确定这句话就是你推测的意思(正在讨论男   女交往的话题,提及女孩擅打扮也在情理之中)。

再举几个反例:
一:你妈冷不丁地和正在专心打“王者农药”的你说:

“李大妈家的女儿越来越俊了,你不要天天死读书,也要干点正事,是不是?”

你只听到了这些词,你以为你妈说的是

“李大妈家的儿子成绩越来越好了,你不要天天玩游戏,也要干点正事,是不是?”

但其实呢?(电脑全选即可显示,手机全选后按朗读)完全不是一码事对不对?在这个栗子中,你妈妈只是重复着一天三百遍的唠叨(已有知识)而已,且说的是你的母语中文,但由于你没有听清楚重要的关键词,导致信息接收大相径庭。这类场景就是有常识有语境,但没听清关键词。

二:你所在的学校或者公司强行拉人去听讲座,你也未能幸免。金发碧眼的歪果仁在台上声情并茂,你也似乎能听清辨别出她说的每一个词,然而你并不知道她究竟在描述啥。“…..Additional paid-in capital refers to proceeds from common stock sales in excess of par value……”好嘛,你就一个词一个词对应,“额外的,支付的,里面的,资本,是指,行进(你只知道proceed作动词有行进的意思),从,普通的,股票,销售,超过了,合伙人(你只知道partner常常缩写成par),价值。”

你也知道这样断断续续明显说不通。于是你根据句中的资本和股票推想,这句话估计和钱有关。好嘛,那你再拼命调用一下仅有的金融知识理一理句意和语序,“额外的缴纳资本是指超过了合伙人价值的从普通股票销售中得出的行进。”….呃....完全不知所云…资本怎么可能是行进呢?合伙人的价值是什么鬼,好像从来没听说过?就算合伙人在管理或者技术上有价值,额外缴纳的资本为什么要和合伙人的价值比?问题接二连三,似乎完全说不通。

聪明的你猜想,莫非proceedandpar是多义词?一不做二不休,你干脆把整句话放进了谷歌翻译里,得到的结果是:“资本公积是指出售普通股时超出其票面价值的收益。”如果你从不炒股,看到这个翻译想必内心是奔溃的。资本公积,what?票面价值,what?你发现这句话就算翻译成中文也依然没有和你的任何已有知识挂上钩。也就是说,这句话所描述的事实没有办法和你读过的书,看过的新闻,做过的工作,听过的轶事对应上。你只是听到了词,并没有听懂信息。

这时坐在你旁边的会计小美不忍见你如此暴躁,便云淡风轻地解释道,“就是你买股票和卖股票之间赚的差价”。哎嘿,这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没买过股票,还没见过人赔本呀!你当然知道股价涨了卖出去能挣钱。这茅塞顿开的一瞬,就是语言激活了你的已有知识,就是你听懂啦!而之前不知所云的状态就是关键词没有和你已有的知识连通。这类场景就属于有常识,但关键词没有激活已有常识。

第一个例子中没抓住关键词是根本没听清,而第二个例子中的没抓住是指语言符号和真实世界之间没有建立对应。所以,对于听懂有两个前提:一是辨别出声音指的是什么词(一个考察的方法就是听写,这是打基础时可以进行的练习。但真实的语言场景并不要求所有词都听出来);二是把听出的词、词组、句子和真实世界对应上。两步都顺利完成,才能叫听懂。

普通的外语学习者也应该这么听。而且相比于同传译员,外语学习者有更多优势便于自己听懂:

1. 听不懂可以打断发问。外语学习者在交流中,如果听不懂,可以打断发问。要求对方用白话(非术语)、用类比(将新概念和旧概念联系起来)、用肢体语言(手势绘画)等进行解释。但同传译员由于工作要求限制,不能停下来发问(除去极少数场合,必须打断以确保信息准确传达。交传译员打断发问的几率更大)。

2. 话题一般较熟悉。外语学习者在交流中,一般都会谈及自己熟悉并且擅长的主题。所以较少出现因缺乏知识而听不懂的情况。但同传译员面对的会议题材五花八门,科技、生物、法律、金融,很难透彻了解细枝末节的知识(当然专注某领域的译员会逐渐逼近行业专家)。

3. 语言外因素帮助听解。外语学习者在交流中,自己就是交流的直接参与者。对于交流目的(我是要搭讪还是要怼人),对方的性格经历(你肚子里的墨水我一清二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以及当下说话的环境(有木有噪音,是不是要提防隔墙有耳)等都有更确切的把握。但是同传译员对于讲话人的发言目的、生平经历、讲话风格以及翻译环境等掌控力更弱。这使他/她们的理解难度更大。

综上所述,外语学习者都应该像同传译员一样“听信息”,并且充分利用自然交流场景的优势。

会说话,还要想说话

想说话对于同传译员来说并没有太大障碍。想说话就是指你有说话的动机。同传译员在即兴场合下肩负沟通的任务,而信息成功传达与否是一个高下立判的过程。如果你不能高效准确地传译信息,讲话人会很懊恼,听众也会很费解。这种明晃晃的压力不仅推动译员说话,更是在逼译员把话说好。考虑到自我要求、面子以及自己在客户面前的业务口碑等诸多问题,译员说话的动机是十分充足的。这种动机推动他/她们活学语言,运用语言,精进语言造诣。

而对于很多浸淫外语数十载依旧不得口语要领的童鞋来说,很多人在开口说话的动机上就欠点火候。有的时候,并不是你口语不够好,而是你压根不想说话。缺乏足够强的开口动机,就好比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就像是不到DDL,绝不写作业;没有体会过病来如山倒,绝不去锻炼。打心眼里不想开口,又怎么可能把外语说好呢?

所以,我们先要给自己找到开口说外语的动机。这种动机不能局限于应付外界(考试拿高分,升学,面试等等),而应切入到需求性格等更深层次的动因。强烈的愿望感就像是:我好想吃巧克力呀!我好想看电影呀!我好想打游戏呀!我好想出去跑两圈呀!而每一个外语学习者都应该结合自身特点,找到一种类似的深入骨髓切肤可感的动机。

下面提供两种广义的动机供大家选取:
1.       对于注重智力求索的学习者来说,说话是你交换思想的不二法门,和人沟通是你获取新信息的绝佳途径。因为知识的源头是人,人才是新知的发现者和创造者。说话则能帮助你澄清自己不明确的方面,并且询问和获取想要了解的知识。从更高层面来讲,鉴于语言是思想和知识的载体,学习语言本身就是获取知识的过程。正所谓,大多数教育都是语言教育。

比如说你是一个黑科技创业者,有一个超好的想法需要VR实现。但是纵观国内VR内容产物,和你的需求相差甚远。你想知道当下最前沿的的VR技术究竟能实现什么样的内容产品,能不能让你的想法落地,阻碍你实现想法的技术壁垒是什么,有哪些研发团队正在攻克这一问题等等,就必须把眼界跨出国门,和某些科技大国的专家学者行业先锋进行沟通,翻墙听课看paper做调研。这种有着实用需求的求知欲会敦促你“学外语,说外语”。

再比如说,如果你对于哲学有着近乎癫狂的迷恋,就会想要向外国人解释中国的哲学观。告诉他们中国哲学并非不成理论,而是融合交汇在文学音乐书法等各个抽象层面。当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歪果仁大谈特谈中国人浅薄,你就会难以抑制地想要申辩。为了让他/她们听懂,你还得用深入浅出形象生动的语言解释易经之道。而这种愿望会推动你阅读西方哲学,理解西方思维习惯,研究中国特有文化的外语表达,不断打磨外语以便准确传递中国先哲思想。这种强烈的愿望也会敦促你“学外语,说外语”。

2.       对于注重人际交涉的学习者来说,说话是你了解人类思想、感情以及建立关系的工具。

通过对话你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与其让每一个冷漠愤怒不解嘲讽的眼神向你放箭,不如走上前去,问问对方让他/她产生这些情绪的背后动因究竟是什么;

通过对话你可以从看“皮相”转为看“内涵”:小伙子乍一看死宅在家游戏为伴,跟他稍微聊聊人生,妈呀,这家伙原来还看James Joyce,他还是某爆款网游的世界观架构师;

通过对话你可以把点头之交上升为灵魂伴侣:感情就是在一来一回一进一退的对话中加深的。有的话,和你说了,就和你近了;不再和你说了,也就远了。说出来的话就像浆糊,说得多浆糊稠粘得就紧,说的少浆糊稀粘得就松。从互损互贬的酒肉情谊,到谈宇宙谈梦想谈人生的灵魂伴侣,思想和情感不变成声波,不敲打对方鼓膜,就永远不知道对方脖颈之上的黑匣子里究竟有多少神奇。

“谈情说爱”这个词,话糙,理不糙。靠说话建立和维持人际关系,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说外语就是你建立跨文化人际关系的姻缘线。

Sense and sensibility, 理智和情感,这大概是人类需求最抽象的两大总结了。前者叫嚣着“给我一个说法”,后者可怜巴巴道“给我一丝安慰”。而说话,就是实现智力和感情需要的必由之路。

综上所述,外语学习者都应该从根本维度出发,找到像同传译员一样强烈的说话动机。

想说话,得要有话说

对于同传译员来讲,有话说可以理解为具有背景知识。同传译员的知识储备大体分两类:日常储备和突击储备。

日常储备就是诸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1+1=2”“人之初性本善”“喝牛奶张个子”等一切常识和百科知识;

而突击储备就是指会前准备,针对会议发言主题,短时间内学习吸收新知,例如了解“3D打印中的光固化和纸层叠是怎么回事”“How does biotech identify a customer”等等。当然,知识储备的过程也是语言储备的过程。虽然知识的实质是光怪陆离的花花世界,但知识的记录和传递是需要语言这个中介的。所以,积累语言表达本身就是学习知识。

一个敬职敬责的合格译员肯定是有话说的:

他/她平日里博览群书,什么都略通一二,致力于成为一个杂家;

对于感兴趣的领域,他/她还会深耕细作,争取穷尽这一领域的知识;

他/她一丝不苟甚至殚精竭虑地做会前准备,摸清讲话人肯定会说的、可能会说的、不太可能会说但观众可能会问到的一切内容。

所以实际上,同传译员在经历一个从“没话说”到“有话说”的过程。“没话说”就是没背景知识,就得“找话说”。“找话说”就是做功课,学习知识,积累表达。做到这些,在实际口译过程中就能“有话说”了。

而外语学习者往往会忽略“有话说”这个大前提。大家常常瞎着急“我阅读和听力还不错,但口语不好怎么办”“我要看哪部美剧才能提高口语”……这些问题都巧妙避开了口语不好的前提,那就是“你在开口说英语之前,真的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吗?真的有?话?说?吗?”

在口语卡顿时,仔细内省一下,真的有想要传达的信息吗?还是为了练口语而丧尸般地开合口腔,其实根本没想好要说啥?正所谓,没有话,何来说话。

那么怎样才算是“有话说”呢?以下场景供大家参考反思:

你想练口语,见到外教就往人身上凑。某天……
—“Hi Tom, where are you going? (突然把人叫住,你以为是问隔壁大爷今天搁哪儿遛鸟吗?)”
—“I have a class for sophomore. (Hey man, 您哪位呀?)”
—“Oh. That’s cool. (骚年,你酷的标准可以抬高一点吗?)”
“………….”(一分钟过去了,你二人相顾无言走出百米开外)
—“So, do you like teaching Chinese students? (这让人家如何回答是好,教书可能是因为热爱,可能是生活所迫;但就算不喜欢教你,也不能当着你的面说吧。)”
—“…Pretty much, I think. You guys are really hardworking.(骚年,我们的问题可以稍微有趣点吗?)”
“……………”(又一分钟过去了,你二人相顾无言走进教学楼里)
—“So very nice talking to you. Maybe you can join my English corner. There will be posters on campus. So see you around.”
—“Ok, bye-bye. (拜拜是你冒上心头的唯一告别用语)”

这种场合司空见惯——谈话内容蜻蜓点水,谈话套路生硬突兀,谈话氛围尴尬诡异。还有期间这蜜汁空白真的不是你口语不好,只是你无话可说而已。左一篇阅读有一篇完型上一段听力下一章作文,不知不觉中我们见过听过的英语表达已经很多很多了,脑海中的语料储备足够表达稍微深刻一些的内容。那么应该如何盘活这些语言呢?

方法就是搞明白你要说啥,更深一点,你说话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目的是获取信息,谈话前就该准备好互动的问题、努力思考,提前查阅资料;
如果目的是建立友谊,谈话前就该准备些破冰的寒暄,想想共同的兴趣点;
如果目的是抖抖机灵,谈话前就要准备几个包袱,调整出逗乐的心情;
如果目的是找人理论,谈话前就要想想自己怎么说占理,对方可能抛出什么论点;

“不打无准备之仗”也同样适用于说话。但转念一想,平常和亲近的人说话,也没见我们这么心思缜密。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包括:
one. 用母语交流,文化背景的一致性以及对语言外延内涵的深刻把握,大大降低了产生误解的几率;

two. 和亲近的人交流时,彼此生活工作上的来往已经是一种润物于无声的准备了。换句话说,我们对亲近的人了解之深已经无需刻意准备。对方的脾性,讲话风格,什么话能说什么不能说,我们早已摸得门清。

按照这个思路,让我们看看上述例子的正(心)确(机)玩法:

你想练口语,且恰好知道学校有个外教Tom人不错。你就盘算找Tom搭讪。你心里琢磨着,练口语慢工出细活,为了能更加长治久安地练口语,要先把Tom变成朋友。

首先得找点你和Tom的共同点。这么一打听,你知道Tom最近在介绍意识流的写作方法。哎嘿,你刚好对意识呀现实呀梦境呀也挺感兴趣,不如就此不耻下问好了。

你又想,考虑到文化差异,一开始总不能问人“吃了没”吧?于是你就回看了《老友记》,看看老美搭讪怎么说才不失礼。当然,你还去学校官网查了教职员简历,了解了Tom的家乡,大学专业,研究方向等等。

嗯,这下差不多了。于是,同样的天气,同样的日子,同样的操场,你再次和Tom“偶遇”……

—‘’hey, you are one of the foreign teachers, right? Your name is……Tom, if I remember right?”(活波可爱阳光帅气的你抱着篮球从一旁探身问道)
—“Yes, here in the flesh. And you are?”(略惊讶,但心想,哎嘿小伙子不错呀,爱运动还蛮主动,和其他腼腆的中国小伙子不太一样,有点意思)
—“I am Ting Li. Just call me Sam. By the way, are u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Can I have some of your time?”(咱得有礼貌,别耽误了人家事。)
—“I have a class 15 minutes later. Maybe we can talk as we walk? (Kindly smiling)”(小伙子还怪懂礼貌的,看看他想说啥)
—“Oh, that’s great! That’s enough. So I will keep it short. Here is the thing, I am really interested in a literary technique called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And recently I found something really difficult to comprehend in my readings. I knew your research focuses on modern literature. So can I get any instruction or suggestion from you when you are available? I will be really appreciate it.”(你诚挚求知的小眼神简直是楚楚动人)
—“Of course, you are always very welcome. And lucky for you, you are asking the right man. I am just giving lectures on that technique lately. So maybe you can attend my class if you are free? Or you can come to me during my office hour?”(哈哈哈,小伙子还是个文艺爱好者,不错不错)
—“Actually I did my homework. I checked out your classes. But it seems that my Algebra class conflicts with yours. So I guess office hour will be the time.”
—“That’s okay. Just feel free to come to me during my office hour. It’s 5-7pm every Wednesday. And by the way, my office is on the fourth floor of main building. You will find it by name on the door.”(哈哈哈,小伙子原来已经盯上我很久了。)
—“That’s great. Then next Wednesday. Thank you so very much.”
—“No big deal, man. And I enjoy talking about literature anyway. Then see you around.”
—“See you.”

这个版本是不是自然很多?不是没话找话生搬硬套,不是盲目急切横冲直撞,而是有节奏有礼貌有互动地推进对话。这个例子绝不是最理想最标正的对话模板,但其发起对话的动机、思靠和执行都是外语口语学习练习中应该尽量去模仿和超越的。

综上所述,外语学习者在“说话”时,都应该像同传译员一样有备而来,有话可说才是说话的出发点和归宿。

有话说,不怕说错话

对于译员来讲,避免说错话是他们的日常,但说错话又是不可避免的日常。说错话的后果可大可小,重则祸国殃民(有说法称,日本政府回应《波茨坦公告》时,跑偏的翻译引来原子弹之祸),中则饭碗不保,轻则nobody cares.

说错话或许是信息传达错误、扭曲、缺失(搞不明白是哪天哪个地方哪群人被什么洪水冲走了还是困住了);

或许是重点偏离(讲话人:“今天在坐的有学者有企业家,有政府领导也有市民代表,就连副总理也拔冗参会,可见森林城市是个多么重要的议题。”就算之前的各行各业都没听到,副总理一定必须千万要听到,因为这是讲话人强调的重心,咳咳~);

也可能是色彩失真(听不出这个讲话人究竟是喜欢希拉里还是打着表扬的幌子讽刺她)等等。

避免错误是译员本分,我们监督并鼓励。但除却性命攸关的少数场合,译员说漏的嘴,我们包容甚至可以自行脑补成正确的。所以讲真,译员真的怕说错话吗?怕,但也没那么怕!

具体原因如下:
1.       翻译不够,听众来凑:信息分为旧识和新知,且旧识占有较大部分。对于旧识,译员的工作就是点拨,译员“牵一发”,听众“动全身”。换句话说,译员是在唤醒听众的已备知识。正因为此,你的错误有极大可能在听众脑袋里自动校准。这种校准可能是无意识的,也有可能是辨识出错误后的有意为之。

举些个栗子:
舌头一秃噜,把“我的爸爸妈妈”说成了“我的妈爸妈爸”。听众顶多扑哧一乐,“父亲母亲”的意思没跑;

紧张怯场,时态开始跑火车了,把过去时说成一般现在时,
“Yesterday, I go to the Louvre Museum and see many masterpieces.”
但是在yesterday以及前后文的提示下,听众不会认为讲话人在畅谈未来。诚然,母语听众会感到别扭,但他们也能理解讲话人其实在回述昨天的经历;

因此,单纯从信息传递的结果来看,“听众自动脑补”机制会降低错误信息接收率。

2.       翻译不够,讲者来凑:除却发言内容,发言人的身份、表情、语气以及肢体动作等都在提供验证信息,不让错误的小船渐行渐远。

举个栗子:
讲话人眉头紧蹙,眼神睥睨,摊手问天,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这时你听到同传耳机里说到,“我对此非常满意”。就算你没有听到原文“I’m not happy about that”,心里也会打个问号,满意怎么是这个表情?讲话人之后的抱怨让你进一步认定,刚才是译员翻译错误。

因此,语言外因素的神助攻也会降低错误信息接受率。

3.       退几万步且不谈翻译:犯错是人生的必然,不犯错才是人生长河中的插曲。既然我们能容忍发言人的口误,那也能理解处境更为艰难的译员。

相比于“拿说话当饭吃”的译员,外语学习者更应该秉持“说错乃说话常事”的原则。首先,听话人对于外语学习者并没有高预期。作为非主持人非脱口秀演员非译员的三非大众,说一口无误标正的话是锦上添花,不是标配;是加分项,但不强求;其次,真实对话场景中丰富的语言外因素以及互动中的及时纠错让听者可以透过错误看正确、扒开语言外壳领会信息实质。

所以,外语学习者只要有话说,就不怕说错话。这种菲林就好比“我有内涵我拍谁,我有干货我拍谁”。

不管是考证严密的事实,逻辑严谨的论述,讨巧欢乐的段子,还是坚定不移的信念,积少成多的经验,就算是难以抑制的牢骚,凡是真心想要表达,就大胆说,不怕错。因为,语言只是符号,内容才是王道。

但决不能就此恃才放旷,放任错误不闻不问。不怕犯错的前提是已经为避免错误做过努力,比如格外注意人称时态和数的变化、近义词的细微差异、区分相近读音的发音位置等等。努力过后仍然出现的错误才可以被原谅。

综上所述,外语学习者要对错误放下戒心。专业选手都会犯错,更何况业余玩家呢?

有话说,还得说好话

如果说前四点是同传译员安身立命之本,那么最后一条“说好话”就是活色生香之道。前四点关注信息的实质,这一点关注信息传递的方式。就好比,面是同样一坨面,做成面条还是馒头,做成酥的还是糯的,取决于加工技法。材料相同,呈现的方式有差,最后效果自然千奇百态。

举个栗子:
同样是传达“我还有三分钟就吃完饭了”这一信息,译员可以有很多种表达:

1. I need three more minutes to finish my meal;
2. Three more minutes to finish my meal;
3. Finishing my meal needs three more minutes;
4. Three minutes to go;
5. Three more minutes please;
……

这表明,信息是魂,语言是壳,传递相同信息可以借用不同的语言躯壳。不同的语言形式当然会有区别,但在特定的语境制约下,大体意思是一致的。但严密来说,语言形式的差异终究会带来意义的差异,也就是说,完全同义是不存在的。比如上面这五种表达,大体意思差不离,但差别还是有的:

1.       句子主谓宾齐全,或许讲话人认为眼下场合正式,语法结构全乎的句子更合时宜;或许讲话人想强调虽然别人都吃完了,但是“I—我”作为特邀嘉宾的一员,还没有吃完,你们就要等我;

2.       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健全句子,或许表现出讲话人随意乐天的天性;

3.       主语是动作而非人,或许讲话人想撇清责任,通过客观陈述“吃完这碗饭于我而言的耗时为三分钟”传达“不是我吃饭慢,而是吃这碗饭科学讲来必须要三分钟”;

4.       相比于第二种说法,这种表达更不正式,或许讲话人是个爽快的东北汉子,表达出来的语气类似于“给我三分钟,吃完就撤”;

5.       这钟表达不过一个名词词组,或许讲话人是个娇羞的软妹子,话不多说,语气类似于“麻烦您再等我三分钟(羞涩低头状)”;

除此之外,说每句话时的重音在哪、语气如何、表情怎样、音量几格、有无隐喻等等因素都是你处理面团的不同手法,不同变量间的排列组合形成不同风格。

所以对于同传译员来讲,有话说只是做好了本分,把话说好才是区别于普通人的技能点。正所谓“不想当演员的口译员不是好译员”,要把讲话人的语气语调、褒贬重点、乃至奇葩的性格都能呈现出来,才是一个把话说好了的口译员。

但对于普通外语学习者来说,有话说和说好话同等重要。因为你说的话以及你讲话的方式共同决定着你的自我人设、交际中他人对你的认识以及你们日后的交往方式。

举些个栗子:
小E致力于成为优雅高贵的女性:为了践行并且展现这一人设,小E常谈的话题包括文学、艺术、文化等等;小E遣词造句非常考究,多用语法结构完整的句子,选词古典,逼格较高,英式贵族发音典雅庄重;认识小E的人都被她柔和坚定的人设深深吸引;和小E接触时,大家都不敢造次,换揣一颗尊敬仰慕和欣赏的心。(伊丽莎白女王便是小E的偶像)

小T致力于成为忧国忧民的领导者:为了践行并且展现这一人设,小T畅谈的话题包括民主、教育、公平、就业、机会等等;小T选词简单易懂表现其亲民形象,句型多为简单句迎合教育程度较低的民众,说话时铿锵有力显示自己身强力壮坚定果敢;但小T时常文不对题,冲动时甚至爆粗,语气过于自大;认识小T的人分为两个阵营,一边为他捏把汗,觉得他像一块不定时炸弹,和他交往谨小慎微;一边对他的特立独行摇旗助威,觉得他是变革的先驱,对他言听计从。(川普总统便是小T的楷模)

小H致力于成为一个谜:为了践行并且展现这一人设,小H畅谈的话题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宇宙间芸芸众生都是小H的置评对象;小H蔑视情感,崇尚理性;说话时语速极快彰显其思维敏捷,跳跃性强让人望其项背;认识小H的人一方面钦佩他的聪明才智,另一方面又忌惮他不留情面;和小H接触时,对他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大侦探福尔摩斯便是小H的对标)

所以人作为社群性动物,你是不是能把自己想要呈现的角色演绎好从而生活圆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说什么话,怎么说话。

但是,重要性齐平,不代表学习过程就要共进,说好话的前提必须是有话说。可中国的外语学习者们,往往犯了“冒进心切、急于求成、对语言学习发展阶段认识不足”的根本性步骤错误,一进门就闷头冲向“说好话”这一“最终目标”,结果就是避实就虚倒蚀把米。这错并不全在我们自己:中文以意象浪漫修辞瑰丽见长,在母语熏陶下,很容易用同样的标准和模式迎合新的语言。在这个方面,我们应该借鉴翻译“信—达—雅”的工序,先把话说对(信息准),再把话说溜(不卡顿),最后把话说好(有性格有风骨有趣且美的语言)。

那么一切干货到位之后,我们应该如何练就“把话说好”的大成武功呢?

首先,要确立人设。你是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严谨的科学怪人还是热血的起义青年?古灵精怪的街头少女还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武林霸主还是闲云野鹤?当然人是复杂的,人设也是多层次立体的,你完全可以兼具很多种特性。但这种人设确定也不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原生家庭民族文化等外部因素以及推理判断自我选择等主观因素都默默决定着你的人设。最理想也是我们最鼓励的状态就是“按照自己规划的人设”去生活,这就要求我们解构分析自己的历史,知道“我为什么成为了这一秒的我”,以及“我想成为什么样的我”。

其次,根据人设练技能。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呢?选词、断句、音质、语调、语速、停顿、咬字、表情以及肢体语言等不同因素都为你塑造个性化的人设作贡献。我捍卫什么理想就要为什么理想发声,我希望大家如何认识我就要拿出应有的姿态。在外语学习中,一个很取巧的方法就是模仿。比如你欣赏抖森,就去模仿他在电视剧或者采访中的发音措辞音质音量语气语调,还可以搜索他的人生经历,看看他上学时读了什么书,FB上关注哪些事。

最后,在真江湖中练把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设确立技能get之后就该找人对话了。真实的对话场景是交互的,你不知道对方今天心情如何,不知道他的不耐烦是针对你还是前一个人留下的后遗症,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拐弯抹角挤兑你等等等等。这就需要我们在对话中察言观色。知道对方的文化背景,对方的价值观,你们的亲密程度,对方的限度等等。在真实对话中,我们需要秉持的是开放包容求同存异的心态,永远不要对不熟悉不喜欢不接受的事物或思想先入为主地say no。永远问问为什么,问到根源,待一切心如明镜之后再做定论。这样才能成为集百家之长的真高手!

综上所述,外语学习者要有“说好话”的雄心壮志,但也要耐得住寂寞从基础做起。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同传的训练及工作理念是融会贯通了外语学习要义的。这种要义并不是大咖专属,而应是普通学习者有意识去主动领会的。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兵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习得了这套方法论,之后的学习生活和工作也会一通百通。

这种良性循环可以用下图概括,希望能成为大家努力的动力:

大白话就是:
学语言,明事理,知人情,
从此世界在你脚下。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淡淡的眼泪纳 | 2021-10-4 22: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同行,握手!
首先我们必须要看到的是,口译/翻译这个工种日渐饱和,不仅仅是AI技术的不断成熟,越来越多的人会讲英语,科大讯飞等各个公司翻译神器的崛起,都是对翻译行业的冲击。个人亲身经历,如果不是特别热爱特别执着,同时不追求高薪资的话,可以考虑自学,不过时间成本要考虑的,毕竟语言是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by the way,你什么专业?为什么不做本专业的工作然后进外企,这样一举两得啊。
最后,祝你好运!
Translated by the Internet, your transl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platform, pay attention to the official account [translation information]-Official account:fanyi899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Sign in | Join now Scan and login on wechat

Integral rules of this edition

12

theme

12

Post

48

integral

Novice on the road

Rank: 1

integral
48